找回密码

品位科技

品位科技 首页 社会周刊 公益维权 查看内容

延安革命老区普通人家的悲惨事件

2018-1-15 15:2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32| 评论: 0|来自: 天涯社区

摘要:   关于严惩延安“12.9”重大交通事故原凶的报案材料  呈送:安塞区公安局、安塞区砖窑湾派出所、安塞区化子坪派出所:  报案人:薛应军、薛明明、薛应成,我们是“12.9”事故受害人薛存存(男,出生于1989年11 ...
  关于严惩延安“12.9”重大交通事故原凶的报案材料
  呈送:安塞区公安局、安塞区砖窑湾派出所、安塞区化子坪派出所:
  报案人:薛应军、薛明明、薛应成,我们是“12.9”事故受害人薛存存(男,出生于1989年11月29日,家住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区真武洞镇关仙咀政村桥台村025号)的亲属。
 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:2017年12月9日早上7时许,灾难降临在了薛家,延安市公安局永坪分局松树林派出所副所长贺东雄、警员张德瑞驾驶陕J2118警车,警长马季驾驶警车陕J1756,受教导员惠世平指派,违规在北高速路开始追福田牌仓栅式货车陕AF8704,追至甘泉路段强行别车,导致车辆失控,致一死一重伤的重大交通事故,我们的亲人仓栅车驾驶员薛存存当场死亡,头颈直接分离,头颅下扁,面皮脱落,肚肠流出,一条腿断裂,血肉模糊,已无法通过面相辨别人样,年轻的生命就此结束。
  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发生后,2017年12月9日早上发生的事故,可我们家属直到2017年12月9日15点多才接到电话,通知我们到安塞区医院太平房认人。事发了整整八个小时,亲属才得到消息,事故现场也早已处理,自始至终,家人都不知道事故的具体地点在哪,作为父母,只知道自己的儿子没了,作为妻子,只知道丈夫没了,而两个不懂事的孩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可怜的一家人,不相信所发生的一切,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“脸不是没了么,凭什么说那是我们的孩子啊……”人就是这样,总是有那么一丝侥幸心理,可当高速交警把儿子的身份证拿给他们看,他们那唯一的一丝希望破灭了,我们的心彻彻底底的死了。
  令人气愤的是:死者薛存存于2017年4月开始受雇于刘龙龙、郑军娃、张全有(其兄长是延安市安塞区砖窑湾派出所的张全能)三人雇佣薛存存开车拉送原油,属于雇佣关系。他们的买卖从西河口乡分别拉往靖边县和西安,平均一天一次,一次拉7t油,工资原讲好每趟1500元,可到目前为止,共计拉送原油200多次,油量达1600多t,工资30几万元。刘龙龙、郑军娃、张全有三人贩黑油属于违法行为,可是这三人至今非但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,而且从事此生意如此之久,如果没有警方和相关要职人员的保驾护航,没有“保护伞”,怎能盗取国家资源,怎能赚得这黑心钱,怎能逃过法律的制裁。
  令人气愤难平的事还在继续,事故发生后,三个老板便躲了起来,张全有也不知藏身何处?拒不出面与死者家属协商,又不兑付死者的工资和辛苦钱!试问天底下有这样的老板吗?死者辛辛苦苦为你们劳累了大半年,你们不给工资,现在人死了,你们居然连个影都没有了,人至今还停放在太平房里,尸骨未寒啊!你们如此的狼子野心?你们是吃国家、盗国家、谋财害命!你们妄想逃脱法律的制裁,这绝不可能!即使你们的家人同意,你们有保护伞同意,但是死者亲属不同意,千千万万的爱心人士不同意,道德不容,法律难容!在依法治国、从严治党、老虎蛇一齐打的今天,法网恢恢,法网难逃!你们就是有天大的保护伞,还能逃过强大的国家机器吗?还能逃出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吗?我们告诉你们:法网难逃!!!
  我们要向正义倾诉,我们要向舆论公布,我们要向公安机关直至公安部控诉:老百姓真苦,底层的老百姓真是万般无奈!望大家能够帮助这个可怜的家庭,不为什么,只为道德,只为法律。愿逝者安息!
  据此:我们强烈要求依法追究张全有、刘龙龙、郑军娃的法律责任,并绳之以法!
  呈送: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纪委;陕西省公安厅纪委;延安市公安局;安塞区公安局;华子坪派出所;砖窑湾派出所。


  薛应成:电话号码:13649117448
  薛应军:电话号码:15891055997
  薛明明:电话号码:15592958731

  刘怀仁 马彦明 李红梅

  二0一八年元月三日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QQ|  

Copyright © 2014 Pvkj.com 品位科技   All Rights Reserved.  联系QQ:139006484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( 京ICP备13032642-2号 |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381 | 邮箱:pvkj@pvkj.com )

返回顶部